红星观察|热剧背后多有川人身影,成都正在蜕变成“大剧之都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-08-1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剧组扎堆,荧屏留痕,风景如画,种种迹象表明,成都正在往“大剧之都”挺进,因为成都这个时尚优雅的城市很适合拍影视剧,四川影视人也有拍大剧的能力。而在几天前,四川省广播电视学会电视剧专委会成立,著名编剧钱滨成为首任会长。钱滨在发言中提到,希望电视剧专委会在四川省影视剧行业中发挥重要作用,为推动和促进四川省影视剧行业发展作出贡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著名编剧钱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上世纪80年代末至今,四川影视经历过辉煌,也面临过低谷。近年来,成都又涌现了如苏晓苑、张勇、杨涛、陈岚、乔兵、杨冬等一大批优秀的创作者,甚至《鸡毛飞上天》《胜算》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《伪装者》《楚乔传》等大剧背后,都有四川影视创作者或四川资本的身影。四川影视从低谷到活跃的背后到底有什么原因?如今剧组扎堆的成都会不会蜕变为未来的“大剧之都”?近日,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四川籍的影视创作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四川影视人,新剧都在积极为四川打cal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纵观这20年,不少四川影视人已经成为圈内中流砥柱,张国立、毛卫宁、欧阳奋强、何政军、钱滨、余丁……这几年更涌现了苏晓苑、张勇、刘雪松、杨冬等新一代优秀编剧、导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鸡毛飞上天》的导演余丁生在成都,曾在四川省人艺工作多年。余丁透露,他拍摄的《追梦》预计会在8月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时段,这是一部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的戏,讲一对夫妻在深圳打拼的故事。“四川本来就是出人才的地方,这些年涌现了很多影视人才,创作了不少很火的戏,作为家乡人很高兴。我的新戏就是和老乡苏晓苑合作,预计在9月开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导演余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9月有新剧开机的苏晓苑有些忙,她执笔的都市大剧《亲爱的自己》汇集了朱一龙和刘诗诗,预计很快播出。苏晓苑说,这部戏是她首次和四川电视台合作,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7年2月,她把当时还叫《三分之一危机》的剧本大纲和人物小传给到了四川星空影视。星空影视在最短时间内,请第三方平台对大纲进行了市场评估,公司董事会也立刻过会,并且确定了做精品大剧、做头部大剧的战略方针。“我记得当时还在和北京的一家影视公司同步洽谈,那家公司还没飞到成都,星空就已经把合作都敲定了。这种反应速度和重视程度,其实是让编剧非常安心的。”苏晓苑觉得,四川影视需要的恰恰是这种敢于突破,做市场头部的勇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苏晓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亲爱的自己》海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伪装者》《天衣无缝》的编剧张勇新任专委会副会长,她也是地道的成都人。供职于成都市川剧院的张勇是圈内著名的“谍战专业户”,前几部作品都把目光投向省外,目前正在创作的新小说《沉睡的蝴蝶》则首次选择了和四川更近的题材,“这个小说我已经写了几年了,是花了极大心力来写的,是我献给父辈的一份厚重的礼物。因为我的父辈都是军工厂的,而我写的这个故事就是在军工厂里发生的反特故事,它里面会有很多四川元素,以后也有可能在四川拍摄,这也是我第一部反特电视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大剧和热剧背后,都有四川影视人和四川资本的身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些年四川影视力量越来越活跃,创作、人才不断涌现,影视公司投资也比较活跃,作品类型还很多元。“电视剧专委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徐捷这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这些年热播的大剧,包括《鸡毛飞上天》《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》《索玛花开》《天下粮田》《湾区儿女》《一诺无悔》等,背后都有四川创作者和四川影视公司、四川资本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四川影视公司和四川影视人的创作题材和内容确实十分丰富,有主旋律的《彝海结盟》《索玛花开》《湾区儿女》《一诺无悔》;有悬念十足的谍战剧《胜算》《伪装者》《天衣无缝》;有当代题材的头部剧《危机先生》《亲爱的自己》;也有以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《楚乔传》等为代表的古装大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捷说,四川从来不缺乏优秀的影视创作人才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四川电视台电视剧部曾经创作过《死水微澜》《南行记》《长城向南延伸》等很多荣获国家大奖的优秀剧作,曾创下连续五年蝉联“飞天”奖、“金鹰”奖的成绩;上世纪90年代初,刘德一主演的“哈儿”系列也曾风靡全国,幽默的四川方言随着该剧的热播传遍大街小巷,此后的《山城棒棒军》《下课了要雄起》等方言喜剧也成为一代经典;川台还曾经投拍过像《暗算》《雪豹》这样脍炙人口的佳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捷所在的四川台星空影视公司去年一年就开机了三部新戏,包括写攀枝花建设英雄史的《大三线》,四川编剧苏晓苑原创的《亲爱的自己》、以及全程在成都取景的《危机先生》。 “珠玉在前,我们作为年轻一代的四川影视人,只能奋力而为。值得欣喜的是,从近两年的情况来看,总的趋势是越来越好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亲爱的自己》开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川影视为何如此活跃?因为川人一向敢为天下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四川从来不缺影视人才,不缺美女靓男,影视创作力量更是十分雄厚。”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会长、著名导演尤小刚曾这样表扬四川的影视人才。毛卫宁、欧阳奋强、余丁、杨冬等导演是圈内重要的中坚力量,纪录片领域诞生了王海兵、梁碧波、彭辉等领军人物,编剧方面,钱滨、易丹、张勇、海晏、乔兵、李亚玲、陈岚、杨涛等都是圈内炙手可热的明星编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著名制片人、新华影轩(北京)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小红认为,四川自古就孕育文人,原因在于天府之国轻松的生活状态,适合文化人生活,让他们能在没有那么大的生存压力下顺畅写作。“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就是很多四川作家、编剧成名后,很少离开四川,不像国内其他城市的不少编剧、作家成名后,很多都会选择到北京发展 。”导演刘雪松表示,四川自古就是文人墨客辈出的地方,他们的精神和思想一代代传承下来,对整个四川文化起到了很好的根基作用,而成都人性格中的慢节奏,让他们有了更多心思去思考和琢磨,也就创作出了更多有文化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小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苏晓苑认为,这些年四川影视人才辈出,其实和四川的生活、文化氛围有关,“很潮,敢为天下先,勇于创新,同时又很接地气”。编剧张勇表示,四川是天府之国,风调雨顺,吃喝不愁,大家生活有了保障,就会追求精神层面上的东西,另外,四川风景秀丽,能激发文人们的诗性、雅兴。正因为四川生活太安逸了,散养的文人才有充足的时间、心情来进行创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证明,文化名城成都有拍大剧的能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子枫的新电影《我的姐姐》在成都开机;国风网剧《淑女飘飘拳》全程在成都拍摄;黄晓明主演的电视剧《危机先生》全程在成都立项、拍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种种迹象表明,作为世界文化名城的成都,正在往“大剧之都”挺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特别希望把《危机先生》打造成一部四川造的样本,吸引更多影视剧来成都拍摄。”《危机先生》制片人、海秀娱乐联合创始人兼CEO王海懿表示,《危机先生》是一部被优酷评为S级的头部剧,由黄晓明、蔡文静、谭卓、张博、林佑威等主演,全程在成都立项、拍摄,还有四川星空影视参与。一开始,这部剧的拍摄地是在北京和上海之间选择,但王海懿作为土生土长的成都人,特别希望到成都来拍,“除了我,团队一开始对成都并不太有信心,但看了景之后,大家都觉得特别好。因为成都既有大都市的时尚和现代感,也有现在很多城市少有的烟火气”。让王海懿特别感动的是,《危机先生》于今年4月杀青,期间因为疫情,全剧组在成都隔离,但成都相关方面应对危机的能力非常强,保证了剧组最后的顺利杀青。王海懿说,导演和全剧组对成片非常满意,整部剧总共在成都选了300多个景,见证了这个城市有拍头部大剧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危机先生》杀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王海懿也提到,相比北京、上海,成都在经验上还是有一些差距,比如相关部门和单位可以考虑如何在流程上更规范。再比如上海,很多地方拍摄就是明码实价,拍一天多少钱,但成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有些地方可以免费让你拍,但有些网红餐馆一开价就是50万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还长,还需要信息相通资源互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川影视要发展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据统计,四川目前的影视公司超过500家,但发展得特别好的并不多,大多数公司都还没法独立做出一部作品。钱滨告诉记者,希望通过专委会的建立做到四个“相互”,即“信息相通、情感相连、优势互补、资源互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小红认为,专委会成立后,对于人才互通有重要作用,比如过去不少影视公司希望联系川内编剧,但没有具体的渠道,现在专委会成立后,可以打通信息壁垒,特别是会长钱滨作为国内资深编剧,有相当多的资源,可以帮助年轻的优秀编剧获取更多机会。编剧苏晓苑也认同张小红的观点,“我们的扶持可以适当向年轻的影视从业人员倾斜,也许他们还不够成熟,暂时还没有什么叫得响的作品,但这个时候的他们,最需要的就是春风雨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懿告诉记者,四川的影视人才很多,但之前基本是一盘散沙,现在有了这样一个组织,可以汇集人才和资源孵化更多的项目,包括资本、项目、平台。作为编剧的张勇则认为,专委会的成立,会为四川影视提供多种可能性,“比如题材方面的扩宽,因为我们有不同的编剧,有写言情的、有写谍战的、有写古装的、传奇的。我们可以从多方面去创作,融入各种元素,为四川影视作出自己的一点贡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红星新闻记者 邱峻峰 编辑 李学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侵删电话:1398193159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友情链接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快三彩票